张生

一个无聊至极的人

早为登程(十八 完)

早为登程(十八)
自从杨九郎上回来看自己,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月的时间,虽然他在的时候会把一切都弄得乱糟糟的,晚上看球也会吱了哇啦的乱激动,晚上睡个觉吧不安生的非得抱着自己睡,还有还有……
可是,尽管这样,还是很想让九郎来陪自己,这回他要是来了,一定不和他闹小脾气了,一定听他话

远在B城的杨九郎,正给想自己的人儿订着外卖,这正订着外卖就打起了喷嚏,心说这小祖宗是不是想自己了,心里也一紧,计划是该加快了

过赶了半个来月,终于这小祖宗就回来了,一进门,直奔着杨九郎冲过去,不是甜腻拥抱,而是半嗔半怒的小撒泼,
"你说,你这半个月干嘛呢,怎么不找我,你说,你是不是有别的猫了,你是不是不爱我了,杨九郎你出息了阿,你去找别人吧,我可讨厌杨九郎了"
还没说完,就被杨九郎紧紧抱住,这小夜叉足足是将了自己一军,你说这家里一只猫就这样了,杨九郎哪敢再变出一只别的猫,硬哄了好一会,才给他这股委屈劲降下去。张云雷到底是折腾累了,再赶上后天儿还有园子演出,不一会,就让杨九郎哄睡着了。睡着时也紧紧握着杨九郎的手,杨九郎倒也乐在其中,盯着这睡着的人儿,这哪是什么二爷,什么巨星,在自己这,就是个小娃娃

张云雷在小园子作为攒底出现,台下是阵阵叫好,"辫儿哥"的呼喊是一层高过一层,正想说演出结束,却不想杨九郎西装笔挺的掀帘而出,张云雷正惊讶着,只见杨九郎款款走来,在自己面前单膝下跪,
"角儿,你是我十七岁认定的人,今年我二十五了,你也还是我心尖上的角儿,你是年少的欢喜,青年的爱意,暮年的你我垂垂老矣,不变的是情意,我爱你,强于昨日,弱于明朝。谢谢你,请你嫁给我"
张云雷大脑一片空白,看着眼前的人仿佛看到了七年前那个在篮球场上肆意奔跑的小将,真快呀,我怕这时间匆匆,不够与你共朝夕,为何不此刻便开始呢?

早为登程(十七)

(十七)
“我帮你洗吧”杨九郎兴起,好像没给自家小孩洗过脸,自家小孩倒帮自己洗过头发。
“你洗干净点”张云雷虽然满脸的不信任,可还是乖乖闭上了眼,等待着
杨九郎先把洗面奶挤在手上,刚要涂在他脸上,自家小孩却悄悄地睁一只眼,“洗面奶盖上别粘上,脏”
“成成成,祖宗,你先闭眼,收拾干净你再收拾他”
张云雷嫌弃地瞥瞥嘴,叹了口气,凭君瞎整吧
杨九郎把洗面奶在手里搓开,涂在自己脸上,悄悄地把脸靠近张云雷。张云雷闭着眼正感觉不对,刚要睁眼,却被犯坏的杨九郎抢先一步蹭了一脸洗面奶沫,正想发火,却,看见一脸洗面奶沫的人笑得前仰后合,怒气都被笑声打乱了去,再赶上那人“扮相”实在也是好看,张云雷也就忍不住笑起来。真是,洗个脸也能作个妖,也就杨九郎了吧。
“角儿,您是逗哏,我呀,是逗逗哏”

早为登程(十六)

(十六)
张云雷开始为期一个月的商演了,全国各地的跑,一共8场。
如果离B城不远,杨九郎会在张云雷睡下时赶到,用他的洗面奶,毛巾洗漱,杨九郎躺在床上时,总能听见张云雷嫌弃的怒吼,“洗面奶用完能不能擦一下口,毛巾叠整齐了再挂”杨九郎也不理会。原来商演时,张云雷和董九涵住标间,两张床,所以张云雷睡去没有杨九郎的床,杨九郎见他躺下,自己便下床搬开床头柜,合并两张床,也不急着躺下,拉过他的腿,一点点抺药“今天有没有疼?”
“还好,今天没有大的闹腾”
“好”
按摩完以后,杨九郎躺在张云雷身侧
“张老师,我来睡觉了”
“滚回自己床上睡去”
“张老师在哪张床,我自己就在哪张床”
张云雷杠不过他,只能闭嘴
“睡觉吧”
“张老师,我睡不着”说完这句话,杨九郎把胳膊伸到他脖子下,抱住他,另一只手找到张云雷的手,轻轻握住,腿压住他的腿,像是抱住不老实的小孩,用行动告诉他,我在你身边。
张云雷听着杨九郎的呼吸,翻身,面对着他的胸口,听到他强有力的心跳,“晚安,杨小瞎”
“你忘了一件事”杨九郎看着他,收紧手臂,在唇瓣轻轻一啄,“这回完成了,晚安”

转早,杨九郎买回早点时,张云雷还在睡,眼看时间不早,杨九郎准备叫醒熟睡的人
“别闹,再睡一会”张云雷眼晴都没睁开,一巴掌打在杨九郎身上,杨九郎见机握住张云雷的手搭在自己肩上,抱他坐起来,刚坐起来,杨九郎蹲下给他穿鞋,他又倒下睡去,杨九郎一看这场面,得嘞,换一种方法伺候角儿吧
杨九郎直接抱起他,张云雷倒是识趣,用腿缠在杨九郎腰上,头埋在杨九郎的颈窝,手软塌塌搂住他的脖子。

被指控抄袭了,我也是真的第一回写文,第一回遇见这种情况。从5月中开文到现在一礼拜,已更15章,16章在创作中,按下不表
一,我的文写的事情大多是我自己的故事再加脑洞,
二,详说,
(一),他文表明发生在高考冲刺,,,我写的是高三开学,,,,,抄袭,,可以
(二)出国梗,您有专利我不用便好
(三)小事争端分手加杨出国,,,我想电视里有一句话,“细节打败爱情”我实在不忍心也没有才写出什么能使两人感情破裂的原因,我自己也有体会小事可能真的是一个坎儿。
(四)您文六年,我文是五年加一年,也是六年,如果这六您也有专利,我不用
(五)最后都是抱一下,有一首歌唱的是,最后抱一下,闻一闻你的长发,您若又有专利,那好吧
(六)有疤,说我自己吧,为别人留过一个疤,位置不一样,原因不一样,我想有人为自己留了疤,自己总关注这个疤没错,
(七)张在分手间有过女朋友,您又有专利吗?
(八)我想你了,被注明抄袭,酒后吐真言为抄袭,行,
(九)一朝被咬,十年惧绳,诶,

以上,不改,不删,说我言语上抄的不明显,剧情一样,行吧,都听您的
您各位看吧,我知道两位老师很火,我还能说什么呢

早为登程(十五)

(十五)
对于张云雷拒绝重归于好的要求,杨九郎也明白,自己带给他的伤害大于欢快。那么好,我们重新开始,年少的杨九郎不懂珍惜,那么就由现在的杨九郎接手,守护他的角儿一生。

耳朵眼儿的炸糕,西二环的炸鸡,茉莉花加小冰糖的茶水,这些东西,永远会在张云雷冒出一点食欲时送到,下了场的张云雷也总会被杨九郎拉去吃涮羊肉,羊肉串,麻小,炖鱼,每回去也不见他点单,送上来的却是恰到好处的辣度,麻度,小龙虾的手套总会多给许多副。许多时候,杨九郎也不怎么吃,只是在一边照顾他吃,小龙虾吃了一只,剥好的下一只乜放在盘子里,鱼虽是清江,可怎么也带刺,杨九郎先给他夹菜,吃完了菜,装满大块大块的细腻的带汁的清白色的鱼肉盘就换下了菜盘子。

吃了饭两个人通常会回张云雷家,杨九郎把自己的衣服分次带了过来,渐渐的塞满了张云雷的衣柜,他的衣柜太空了,除了一套备用大褂明晃晃的挂着,其他衣服只安静的叠在一个角落,杨九郎把自己的西装挂在大褂旁边,中西结合的样子起初不搭,可日积月累的看着也还不错。

杨九郎发现,现在对于张云雷来说,自己是司机,是朋友,是兼职摄影师,是吃饭伙伴,同居伙伴,是什么都可是,就是拒绝在一起。
他明目张胆用行动告诉杨九郎,我依旧深爱你,所以我拒绝你。我们在动情时亲吻,在疲惫时拥抱,在深夜里牵手,可我们,不要在一起。
杨九郎也不恼,张云雷的脾气自打认识时自己就一清二楚了,是自己伤他伤的太害了,解铃还需系铃人,这不,系铃人回来了嘛。

这天,杨九郎洗完澡着急出来看球,没穿上衣,在沙发坐着的张云雷一眼就看到了自己当年在他胸口上留的疤,浅粉的圆,杨九郎知道他在看自己,也不提这事,只是照列拉过他的腿给他按摩,
“不疼了,”九郎见他一直盯着看,拉过他的手按上疤,“你摸摸就不疼了”
“好”张云雷很认真的轻抚,像是能把他抚下去似的,
“我出国这些年,你留给我像东西只有这个疤,还有那段《鹬蚌相争》了,睹疤思人,听音念人嘛”杨九郎突然认真“我知道你心疼,我现在想补给你”
“不如我们重新认识吧,我叫杨淏翔,小时候算命的说我命里缺水,所以又叫我杨九郎,张云雷的杨九郎。”

早为登程(十四)

(十四)
       转天 张云雷醒来,正对上杨九郎的热切的目光,“醒啦”杨九郎也刚睁眼,怀里抱着心上人睡觉的感觉真的不错,很安心,像是那句“阳光和你都在,就是我想要是未来”,确实是了
张云雷的心里可就复杂多了,几年的坚持功亏一篑,自己知道自己无比见到他,见到他以后自己的心咚咚咚的快跳起来,张云雷是明白自己心思的,可是理智踩住了刹车,不可以重蹈复辙了,可理智的刹车片有点松了,恩,可以再任性一下。

“我为什么会在你这?”
“昨天九涵给我的机会”
“叛徒”

“你这几年还好吗?”张云雷忍不住开口
“还好”
“你女朋友还好吗?”
“他阿,九涵告诉我他过得不太好”
张云雷猛然抬头,他说的,是自己吧,正要张口反驳什么,却让杨九郎抢了先机
“过来让我躺一会吧,昨天伺候你我可是很晚才睡的。”
张云雷对自己喝了酒以后的种种磨人行迹略知一二,心中稍许愧疚,也有些害羞,老老实实的调整一个自己舒服的姿势,等他躺上来。
杨九郎躺在他肚子上,闻着他身上心安的味道,闭目养神。张云雷的手不自觉的轻抚杨九郎的头发,来回呼噜。在杨九郎看来,这轻呼噜像是安抚一只炸毛的猫,上一次这样的轻抚发生在高中学校的操场,阳光微躁,脚旁是篮球,打球鲜少的累到没力气,张云雷便拉着自己躺下来,枕在他肚子上,也不言语,只是轻轻摸着自己的头,轻拢烦躁的心。不一会,杨九郎只感觉风从身边刮过,摸索抓住那人的手……
杨九郎照旧去摸索,找那人的手,轻轻握住。

躺了一会,杨九郎翻身下床,自己洗涮完又找出一套新的洗涮用品,摆在台子上。“角儿,去洗漱,我去买早饭”

杨九郎以为自己回来,依那人习惯应该还是在床上赖着,可一进卧室看见被子整整齐齐铺着,睡衣架在衣柜里,卫生间的洗漱用品也码成一排,台子上一滴水珠都没有。而那人也穿上自己的衣服,坐在沙发上等着早饭。
杨九郎大体明白了怎么回事,也不急,先摆好早点,“咸豆腐脑,煎饼果子,知道你好这口,吃吧,趁热”
张云雷倒不扭捏,吃了起来
“我们在一起吧”杨九郎见他吃完最后一口,终于说出来了
“不了”没在犹豫,直接拒绝。
这结果杨九郎一点也不意外,昨天晚上他迷迷糊糊睡着时,杨九郎对着魂牵梦绕的人亲上去,先是舌尖轻碰,后便是略带侵略性的扫荡,他每一颗牙齿都有淡淡的酒香,舌头的每一寸都是引人犯罪的香甜与柔软,杨九郎能感觉到自己的欲(😀)火的状大,“九郎”他眼神迷离,被吻过的唇向上扬着,舌头还轻轻的带有回味性的舔了一下嘴唇,喉结上下运动。
杨九郎哪里受的了这个,忍不住的想把他拒为自有,“你还爱杨九郎吗”
“爱阿”没有迟疑
“还和杨九郎在一起吗”
“不要”他用手摸上心的位置“这里疼”
@

早为登程(十三)

(十三)杨九郎要到了张云雷的微信号,添加时输入的备注让他犯了难,他现在接近他算什么,以什么身份。杨九郎放弃加他。诶,张云雷,我罪孽深重,你别恨我。杨九郎正想着,微信响了,一见是董九函,赶紧接通视频。视频里是一群正在和张云雷道别的人,张云雷已经喝的五迷三道了脸上的酒晕堪比红灯,可还是很有礼貌的每一个人道别,杨九郎冲着视频喊了一句“在哪呢?”董九函的声音传来“威尼斯13层D宴会厅”杨九郎拿起车钥匙就往下跑。董九函不知道他两以后会和好还是什么别的结果,可是他清楚的是张云雷这几年过得有多难过,张云雷有时会失声喊一声“九郎”紧接着是一个苦笑,路过炸糕店时见人少会买几个,专买红豆的,也不吃,就静静放凉然后扔掉,他也会对着御子发呆,董九函给他过一个新御子,可也没见他也用过,董九函觉得张云雷这几年干什么事都没有状态,他也拿这事开过张云雷的玩笑,说是他要“脉动”可张云雷也只是笑,他已经很少笑了,他活的像是静止的时钟,只是静静摆锤,不喜不悲。哦,对,张云雷找过女朋友,是一个很好看的女孩子,会给下场的张云雷准备馄饨宵夜和菊花蜂蜜水,可董九函知道,张云雷不是喜欢这些,只是工作需要他保护好嗓子,他更喜欢羊肉串,火锅,麻小,张云雷也还是个孩子啊。董九函知道他家的角儿不喜欢这个女孩子,为什么要在一起,可能是女孩子追的紧,也可能是他自己也觉得活的太没激情了。董九函扶着张云雷,在大厅等着,张云雷一直嘟哝着“为什么不会家啊,困了困了,九涵”。杨九郎赶到时就看到的是这个场面。他来不及思考,接过张云雷抱在怀里,“他休息一个礼拜,九郎哥”董九函顿了顿,“别再辜负他了”“不会了”杨九郎搂紧了他“你回去吧,我接他回我那”杨九郎抱着,又瘦了,全身上下也就是100来斤,半袖没盖住他胳膊的伤疤,几年时间浅了不少,只是淡淡的粉红色长条。好几年了,没抱过他了,他身上一直有淡淡的香,让自己着迷。九郎把人放在副驾驶上,系上了安全带。张云雷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,巨大的奶味在自己身边环绕。自己被放到车上时,努力睁开眼,迷迷糊糊的一个人影“九郎”身体的反应先于大脑,“不是,你是谁啊,九郎在哪啊”几声醉话,足够让杨九郎红了眼“角儿,你看看我,九郎回来了”九郎蹲下,握着张云雷的手抚上自己的脸庞“九郎,九郎抱抱”张云雷不知是真的认出了,还是什么,尽管有安全带的束缚,他仍向前扑着九郎一把接住他,“角儿,是我,是我”张云雷推开他,双手扶住他的脸,“我想你了”说完自己主动亲上去,说是亲,不过是胡乱的蹭,只是包着杨九郎的手渐渐收紧“我真的想你,他们都不知道,悄悄想你的”语无伦次的话却胜过了千言万语。
杨九郎何尝不想他,无人的夜里,《鹬蚌相争》是唯一排挤寂。寞的解药,身边的人换了又换,他甚至问过一个又一个人,“你会唱小曲吗,北京的?”得到都是摇头。会唱又如何,也不是他。他总是梦见那个夕阳西下的水房,梦见了他拿着水,冲着一窝浅浅的笑,什么都不说,就十分美好。心绪乱如麻,心也在隐隐作痛,一路飚回家。抱着张云雷上了床,给他换上新的睡衣,又用清水给他擦了全身,凑乎的给自己洗漱完,正想抱着张云雷睡觉时,张云雷却不安的动起来,手在床上四下摸索,像是在找着什么,杨九郎突然想起董九函说他要攥着什么才能睡着,杨九郎把手放在张云雷手里,一如那年他受伤躺在医院里,昏迷前抓住他的手,才安心入睡一样。张云雷抓住他的手,安心的笑了笑,睡过去了。杨九郎静静的看着他,一如少年模样

早为登程(十二)

(十二)

杨九郎五年进修,也有了一点小名气,除了什么新晋短投资手外,还多了一个风流浪子的称号,他对女伴出了名的阔气,又温柔,又体帖,可也未曾见他对谁动过真情。
杨九郎刚回国没几天,就去参加了房地产招标会,可鲜为少见的没有出价,而且坐在一边,见有好的标地出来,便向身边人使眼色示意拍下。两三次后,杨九郎与那人走出招投厅。
“杨老弟,哥哥我该怎么感谢你,这地我看了,zheng福(fu三声)要有新动作了,这两块地都占了高速线,哥哥我拿着地就能赚个钵满盆满”
“能帮上您,算我杨某荣幸,我刚刚回国初来乍道,您以后多提携吧。”杨九郎笑了“听说您旗下有包德云社的商演,我没别的爱好,就想听相声喝曲儿,您那办得太火了,我托关系也没买上票,您要能是给我张票,我可能乐得好几天睡不着觉了”
“好说,这个叫事嘛,过现在我叫人送票到您府上,最好的票”
“翔子谢过了”
“杨老弟客气”

一阵寒暄,他回到家里,不一会就拿上了票。张云雷,等我,我来了。

杨九郎下载微博,注册了账号,只关注了张云雷,一连几天都刷着动态看他这几年的动态,逐渐推荐都是他粉丝发的追星日记,有一条,映入了眼帘
《论小张老师的御子》,有粉丝用单反加大炮拍了张云雷用的御子,御子上刻着“张云雷♥杨九郎” ,御子旧了,可能看见御子是被包过浆了,不知他想他的时候是不是会拿着御了。图片下面讨论都是日常羡慕杨九郎和到底谁是杨九郎的猜测。杨九郎一条一条的看,看着看着就依稀看见年少的他丁字步站立,一下一下地打着御子,又仿佛看见自己走向他,他柔声一喊,“九郎”,或者是那个炸糕吃得太快,被噎住的他,脸红耳赤的“水,九郎”,自己那时又认命颠颠的倒水………

没几天就演出了,九郎也越发的想他,早早到了剧院门口,等检票入场。
他是压轴,原本观众席上廖廖的声音一下子大了起来,尤其是最后的小曲,《探清水河》“日思夜想的辫儿哥哥”时,更是震耳欲聋。杨九郎自他出场便一直紧盯着他,看他腿仍不利索,走路还要人扶着,返场时见他的汗顺脸庞滑落,杨九郎心一缩,真的,很心疼。
张云雷上场没带眼镜,台下坐着谁他也一概照演,只是总能感受正中间坐了一个穿黑衣服的人盯着自己,倒也没在意,反正又不会是他。可谁知,命运弄人。

散了场,杨九郎来到演员出口,也不急,角儿得等着。感觉自己腿都站麻了,才见一行人走出来,那可不是自己念的人嘛。
“张云雷”杨九郎喊了一声
张云雷倒没回头,以为粉丝,董九涵回头要解释已经很晚了,不拍合影时,却开口叫了一声“九郎哥”
张云雷迈步正上车时,听见名字,忍住不回头,不等九涵扶自己,忍着疼,拉开车门坐进去,声音微颤,“走吧,回家”

九涵见张云雷上车,刚想走,被杨九郎叫住,加了微信,回到车上。

张云雷进了家,嘴中念着不能动摇,头也直摆,也就自己知道,心里那墙,早塌了。他摊在床中,很少见的,不洗漱就睡去,手中抓着枕头一角,怀中抱着被子,眼角的泪痕还清晰可见。

另一边
九郎和九涵聊起来,九涵知道张云雷的心思,他问什么自己就答什么,也不相瞒。
杨九郎才知道,他有过女朋友,对女朋友很体帖;他学会了抽烟,现在瘾很大;他性子沉默寡言了许多;他睡觉手里一定要拿点东西,不然睡不着;他他还爱着自己
杨九郎放下手机,狠狠扇自己嘴巴,他不在的这六年,张云雷过的那么难。怪自己阿

早为登程(十一)

(十一)
张云雷再见杨九郎是在下一个冬天,他拿着炸鸡来戏院找自己,满脸是笑。张云雷死了的心又看见了朝阳。
“角儿,给我唱一个小曲吧”你看,他还是和以前一样,不由分说。
“正月里阴天渭水寒,出了水的河蚌儿晒在了沙滩,半悬空落下鱼鹰子,紧翅收翎往下扦鵮,那鹰鵮蚌肉疼难忍,蚌夹鹰嘴两翅扇,打南边就来了渔翁一位,有一位渔翁是来到了岸边,他倒说欢喜欢喜真欢喜,捉来蚌儿下酒鹬子换钱,有鹬鹰落下了这伤心的泪,叫一声河蚌儿要你听言,早知道落在了渔人手,倒不如你归大海我上高山,你归大海饮天水,我上高山乐安然,这就是鹬蚌相争渔人得利,你是伸头容易是退头难......”
一曲唱毕,杨九郎照旧喝彩,拿出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,“我录音了啊”
“炸鸡放这里,我女朋友找我了,我走了,谢谢你的歌”
是,是好歌,好一个“伸头容易退头难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五年后
杨九郎下了飞机,杨九郎正在等行李的过程中,看见一群粉丝,高举着应援牌。九郎明白这是哪个大明星和自己一个时间到机场,正想着,听见有人叫自己
“九郎哥”
杨九郎好几年没回国了,心想也没什么人认识自己了 ,带着疑问回头,是董九函。
“嗯,你也在这,回国啊?”
“师哥刚刚演出回国,赶上粉丝接机了,现在这粉丝啊。。。。”董九函说了什么,杨九郎已经听不到了,原来是他啊
知道了他火了,杨九郎还有一丝欣慰,他火是应该的,是理所当然的,毕竟他唱的确实是不错,打板也好,,毕竟是多年的付出换来的,,毕竟的毕竟,是他心尖上的人啊。他唱的《鹬蚌相争》是他出国五年的安眠曲,是他的安慰。
小辫儿,你的九郎哥回来了,你会不会再给我一次机会呢?
是一声尖利的叫声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,“张云雷啊啊啊啊啊啊啊”
是了,是他心心念念的人了。发型变了,像是水冰月,高了,180+了,真是长大了